新闻动态

项目管理的实践场景

2019-03-16 22:46:25 作者:小麦

宗方有点后悔自己对孔如之的态度过于强硬了。他骨子里是个很胆小的人。在他的眼里,R&D的人都是一些头脑简单不近人情的技术“疯子”,这些人倔强起来常常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。公开和他们闹矛盾,不是宗方的风格。他常常对别人宣扬自己的理论。“当你激动的时候,一定要闭上眼睛先数十下,这样你就会少做很多傻事这个理论看上去非常成功,现在他只要数到第五下,每一根毛细血管中的波涛就都平息了。

好像,也没做什么。”于伦侧头想了想,说。

他是TFC的项目经理,计划总归要做的,风险也要控制和跟踪。实际情况和计划偏差大吗?″宗方有点惊讶,他怀疑于伦没有积极配合自己。

“计划是有的。”于伦这样一想也觉得奇怪,他几乎没有感受到计划的存在。孔如之从来没有拿着进度表训斥过下属,这让他几乎忘了这件事。他想了想,,“计划一般都定得比较粗,而且经常调整。只有最近一周的计划才会比较详细,而且是和具体负责人一起做的。我们也会提到一些风险,但是好像都没发生。

“那他在千什么?”宗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按照他的经验,项目经理每天就是催进度、开会、协调、资源调整。不做这些还能做什么?

“应该,在做计划吧。”于伦突然想起一点什么,补充道:“他说,项目经理就是扫清路障的人,我想他在做这方面的工作。

宗方眯着眼睛看了看于伦,:“下面的人就都这么听话,进度就估计得这么准?

没想到于伦不停地在帮孔如之说话,宗方心里有点恼火。但他也知道,在这方面,孔如之也没做错什么,至少,目前的项目进度没什么大问题。他的眼睛眯得更细了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这次季度奖调整,大家有什么反应啊。

Raph说会在下个月给大家补上,说是从项目预算中拿。”于伦有点犹豫地说:“嗯,有些人对您可能还有点意见。我也是听说。”

Damn"宗方心想:“这家伙还是把我给卖了。

Bery,"于伦突然对宗方说:TFC项目结束后,我能不能到SC项目去?宗方没想到于伦突然提出这个要求。他其实有点看不上于伦。虽然他讨厌孔如之,虽然他把于伦当做自己人。但是,一个人的能力被人诟病久了,再密切的关系也无法改善负面的看法。毕竟,这是在职场上。当然,宗方并不计较人力成本,这和他没有关系,只要到时候于伦对他有用,把他调过来没有半点问题。只是他现在还不想把话说得太死,胡萝卜吊在前面才有用。想到这里,他笑着对于伦说:"我肯定会把你安排好的,放心。

于伦现在心如止水,挫折后的感悟让人获益良多。尽管他向宗方提出转到SC项目的要求,但他的愿望并不强烈。孔如之对他也不错。于伦之所以频频向宗方示好,只是因为他需要更多的保障。他已经看出来了,孔如之并不关注这种私底下拉帮结派的事情,也许是不懂,所以他这么做也没有什么风险。

最近,于伦和孔如之接触非常密切。这或许也是他在宗方面前帮孔如之说话的原因之一。于伦一直是TFC项目挂名的TPM,在项目进展到中后期,当孔如之梳理完团队中的各种问题之后,他开始希望于伦承担更多的责任。

于伦茫然地看着孔如之,点了点头。

孔如之话锋一转,直截了当地说:“因为理解不同,我们的新方法对于项目管理的理念可能和你以前的经验不大一样。不知道你能不能做一些改变。

于伦点了点头。

针对软件开发行业的特点,项目管理应该是一种服务,应该是为软件开发扫清各种路障的服务。提着鞭子不是管理。″孔如之说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。不相信别人的工作,别人就不会相信你。很多老板只相信自己给钱最多的人,可是,如果钱真的能解决问题的话就好了。另外,工作上的协调也是一种服务。对协调的需求是项目上的团队,不是项目经理,所以他们是上帝。

于伦有点明白了。在软件开发项目开始阶段,孔如之也曾经和他有过一些交流,但是当时他真的无法理解。现在,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实践之后他开始觉得孔如之的说法有点道理了。他问了一些冋题,孔如之作了回答。他们一直谈到了下班。

夜色中的黄浦江很美。王蓉坐在游船顶层甲板的吧椅上,两岸的霓虹灯光、两个世纪不同风格的建筑轮廓、清凉的江风,以及偶尔传来的汽笛声,无不让人心醉神怡。

,你说,塞纳河也不过如此吧。”今天,王蓉穿了一件紫色的葳莲娜9款休闲长毛衣,一点点的厚重更衬出她纤细的身材。她站起身,走到船舷边的栏杆处,回头对孔如之半扬起下巴,调皮地说。

孔如之已经向王蓉彻底交代了自己的情况。他保证年内回法国和妻子离婚。孔如之说得非常诚恳,王蓉可以体谅这个异乡人的感情。她的心里已经充满了阳光、月光和灯光。

孔如之走到王蓉的身后,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她,柔声说里比塞纳河美多了。我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。”停了好一会,他扳过王蓉的身子,双手捧住了她的脸,深情地说:“和你一起。

项目渐渐进入了尾声。各团队的任务变得越来越轻。这在以往的项目中是很少见的。以往的项目在这个时候总是最紧张的阶段,加班天天有,bug满天飞,每个人都是忙得焦头烂额。

林峰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写着技术方面的总结,李小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林峰的身边。他的自动化测试脚本都完成了,现在机器正在自动测试,他也是百无聊赖。

,听说下面老于要接手管了?”李小兵神神秘秘地说:“我本来还以为你要升上去呢。

孔如之老早就和林峰解释过职业发展路线图。他明白孔如之的项目管理思想。可是,听李小兵这么说,心里总是觉得不对劲。要接受种不同的文化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自己是明白了,可是别人明白吗?公司之外的朋友们明白吗?说起来总是有点那个,想解释的冲动仿佛成了一种永恒的欲望。

我的路线跟他不同。”林峰压制自己的冲动,笑道:“跟你也不同。都什么时代了,还崇尚官本位的思想。

得了得了,我不管什么民本位、官本位,现实就是老大。你让他们经理下来写代码试试?谁愿意啊?!也就是哄哄你这种干活的,怎么说,牛人?呵呵。”李小兵拍拍林峰的肩,打趣道:“好好干啊。回头买糖吃。

没见过世面。”林峰撇了撇嘴,:“国外千活的大牛多的是。都像你这么想,现代化还怎么搞?你对得起我们亲爱的祖国吗?

成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“我带项目跟Raph不一样,”宗方还在“跑火车":“平常嘻嘻哈哈没关系,做事情就要严。我就是看不惯有些人。有些人是该走赖着不走,你不走就好好干,一点不爽气。我就喜欢爽气的人。